泉州到香港快遞 要聞 原創 政務 旅遊 圖片 政法 教育 民族 州市 網視 財經 熱點 健康 信息 雲南故事 融媒報道

佤族:阿佤人民再唱新歌

2019年07月29日 13:50:15 來源: 《瞭望》新聞週刊

6月15日,雲南省西盟佤族自治縣勐卡鎮班哲村白鷳鳥文藝隊在表演甩髮舞。胡超 攝  

  ◇曾經的原始部落搖身一變,成為美麗宜居的新農村

  ◇比村莊變化更大的,是佤族人曾經封閉的頭腦

  黝黑的皮膚、嘹亮的歌聲、奔放的甩髮舞……在雲南諸多“直過民族”中,佤族人熱情豪邁的個性讓人印象深刻。

  儘管天性樂觀豁達,但佤族部落往昔的生活卻封閉貧苦。直到新中國成立,他們才迎來了改變命運的曙光。

  2018年,佤族聚居的雲南省西盟縣、滄源縣脱貧摘帽。曾唱響《阿佤人民唱新歌》的佤族人,又載歌載舞,唱起了新時代的喜悦之歌。

  原始部落的啓蒙

  清新濕潤的空氣,翠綠茂密的植被,頗具佤族特色的現代建築……置身西南邊陲小城雲南省西盟佤族自治縣,眼前美景令人心曠神怡。

  這座小城有一句隨處可見的旅遊宣傳語——人類童年·西盟佤部落。這是因為“新中國成立之初,佤族還處於原始社會末期,就像人類的童年階段。”西盟縣委書記楊宇這樣解釋。

  國家民委組織編寫的《佤族簡史》一書,記載了佤族部落過去原始生活的細節:新中國成立前,佤族人過着刀耕火種的生活。他們把山上的樹木和茅草砍倒,再放火燒光,不犁不挖直接點種。有時會有些以物易物的交換行為,村寨保留着全民所有的公有地,村寨成員都可以自由開墾使用。

  最為原始神祕,甚至讓人毛骨悚然的,是佤族獵人頭祭谷的習俗。每年播種時節,為了祈求風調雨順、糧食豐收,佤族人就要砍人頭來祭祀神靈。為此,部落與部落之間經常發生械鬥糾紛。

  1950年秋,毛澤東主席在接見雲南省赴北京參加國慶觀禮的少數民族代表團時,向西盟佤族頭人問起關於獵人頭祭谷的事情,並建議用動物代替。1958年以後,我國佤族地區再沒有發生過獵人頭事件。

  “我的叔叔就被其他部落砍了頭。幸好我生在新中國。”西盟縣52歲的佤族老人水拉説。

  “養了一輩子蜜蜂,終於見到收入了”

  走進如今的佤族村寨,一幢幢磚瓦樓房代替了四處漏風的茅草房,硬化水泥路通到了家家户户大門口。通過一輪輪幫扶,曾經的原始部落搖身一變,成為美麗宜居的新農村,貧苦的生活早已一去不復返。

  如此巨大的變化主要發生在最近幾年。楊宇説,直到2011年,西盟縣還有約40%村民住在茅草房裏。自2015年起,西盟縣開始實施農村危房改造和易地扶貧搬遷工程,1.5萬餘户村民陸續從低矮狹小的“草窩窩”和破舊危房,搬進了漂亮牢固的安居房。

  能住進一幢不透風漏雨、亮堂堂的房子,是西盟縣44歲佤族村民巖東小時候最大的夢想。2015年,他的夢想成為現實,在易地扶貧搬遷項目補助下,他蓋起了一幢200多平方米的二層小樓,一家三代搬進了新房。

  在巖東的記憶裏,小時候整個寨子都是茅草房,住不了幾年茅草就會腐爛。1982年3月的一天,因為電線漏電,全村幾十座茅草房被燒成灰,父親抱着他跑到村邊的田地裏才逃過一劫。“整個寨子哭成一片,家裏的糧食、衣服都燒光了,幸好人都沒死。”巖東説。

  比村莊變化更大的,是佤族人曾經封閉的頭腦。“以前村裏到處是啤酒瓶,有的懶漢很長時間不洗臉、不刷牙。”西盟縣新廠鎮永廣村一組原組長餓格領説,現在村裏醉漢、懶漢少了。“過去大家爭當貧困户,現在誰説起自己是貧困户都會害羞,有手有腳就要靠自己過上好日子。”

  家住西盟縣嶽宋鄉嶽宋村的水拉大字不識一個,卻稱得上是村裏的能人,養牛、養蜂、養豬,甚至製作佤族木鼓、唱歌跳舞無不拿手。

  前不久,西盟縣組織農村致富帶頭人培訓班。水拉剛被選去參加培訓時,還一臉的不樂意。“養蜂、養牛我從小就會,這還要人教?”水拉對鎮上的幹部撇撇嘴説。

  參加培訓一段時間後,水拉發現,自己的“土法子”早就過時了。“還是要相信科學!”水拉説,他以前最多隻能養30窩蜂,參加培訓後一個人就能養兩三百窩。“以前我家的蜂蜜就是自己吃,想賣也找不到銷路。現在縣裏引進了一家蜂蜜龍頭企業,養了一輩子蜜蜂,終於也見到收入了。”

  新生活就在這歌聲裏

  “村村寨寨哎,打起鼓敲起鑼,阿佤唱新歌……”

  每天清晨,《阿佤人民唱新歌》的歌聲都會準時在西盟縣勐卡鎮班哲村的大喇叭裏響起。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這首歌曾唱遍我國大江南北,而班哲村就是它的誕生地。

  67歲的班哲村老人巖亂見證了這首歌的創作過程:1964年10月,年輕的通訊兵楊正仁跟隨部隊來到班哲村架設電話線,聽到村民們晚上圍着篝火唱了一首十分動聽的佤語歌,愛好音樂的他就把旋律記錄了下來,重新填詞、改編,產生了這首經典之作。

  “這首歌全村人都愛唱,因為黨和解放軍對我們佤族很好。”巖亂説,當時解放軍駐紮在村外,不拿村民一針一線,還幫村民挑水、砍柴、理髮,把自己的飯菜拿給村民吃。

  如今,一批批年富力強的扶貧幹部來到了佤族村寨。

  2018年,西盟、滄源兩個佤族自治縣實現脱貧摘帽。“沒有黨的好政策,沒有這些好乾部,我們不可能脱貧。”巖亂説,班哲村有五名駐村幹部,他們經常組織村民學習種養殖技術,帶領村民發展肉牛、甘蔗、橡膠等產業。“誰家有人生病他們都會馬上去慰問。”

  “過去我們飯都吃不飽,只能去山上挖山藥、野菜,現在糧食吃不完,還不用交公糧。”坐在自家新房的院落裏,巖亂抿了一口苦蕎茶説,“這麼好的日子,我做夢都夢不到。”

  楊宇介紹,為打贏脱貧攻堅戰,西盟縣選派了34名副科級以上優秀幹部到貧困村擔任第一書記、駐村扶貧工作隊隊長,172名隊員駐村幫扶,102個省、市、縣單位和7個鄉鎮共3357名幹部結對幫扶所有建檔立卡貧困户。

  “除了保障最基本的運行,縣裏各部門所有幹部都去駐村扶貧了。”她説。

  西盟縣委副書記、縣駐村扶貧工作隊總隊長鄭青江是雲南省農業廳派到西盟的幫扶幹部。來西盟四年多,部隊轉業幹部出身的他如今已是不折不扣的扶貧產業專家,對西盟近年來引進的中華蜂、雲嶺牛等特色扶貧產業如數家珍。

  “西盟縣摘帽,我也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即將調回昆明的鄭青江説,“這四年多,我幾乎沒時間和家人團聚,但看到佤山的變化,我覺得值了!”

  “村村寨寨,打起鼓敲起鑼,阿佤唱新歌。……梯田金燦燦,村寨蓋新房。哎哎哎,脱貧致富奔小康、奔小康!”

  “這是我們新創作的佤族舞蹈詩《阿佤人民再唱新歌》。”十九大代表、佤族文化幹部楊娜説,佤族人對新生活的熱愛,都在這歌聲裏。(記者 李自良 伍曉陽 龐明廣 楊靜)

[責任編輯: 丁凝 ]
010070210110000000000000011120211382669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