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到香港快遞 要聞 原創 政務 旅遊 圖片 政法 教育 民族 州市 網視 財經 熱點 健康 信息 雲南故事 融媒報道

基諾族:“第56個民族”率先整族脱貧

2019年07月29日 13:50:15 來源: 《瞭望》新聞週刊

6 月14 日,雲南省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景洪市基諾山基諾族鄉巴坡村村民在製作基諾大鼓。胡超 攝 

  ◇“尊敬舅舅的民族”——基諾族,在1979年被確認為中國的“第56個民族”

  ◇大鼓舞從消失到走出基諾山,基諾族的民族節日、民族歌舞、飲食文化得到了傳承發展

  “在基諾語裏,‘基諾’意為‘舅舅的後代’。這個帶有母系氏族社會遺風的民族自稱,反映出母系氏族社會於基諾族離去並不遙遠。”在中國基諾族博物館,基諾山鄉文化站副站長白光明告訴記者。基諾族被稱為我國第56個民族,今年恰好是基諾族被確認為單一民族40週年。

  目前,基諾族全國總人口僅2萬多人。基諾族主要聚居在雲南省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景洪市基諾山基諾族鄉,這是全國唯一的基諾族鄉。

  在新中國成立之初,基諾族仍處於原始社會末期,過着刀耕火種、採集狩獵、刻木傳信、結繩記事的原始生活。今年4月,基諾族已率先宣告“整族脱貧”。

  短短70年間,基諾族走過了人類社會上千年的歷史進程,創造了不可思議的人間傳奇。

  最後確認的單一民族

  坐落在基諾山鄉巴坡村的中國基諾族博物館,為世人提供了一個讀懂基諾族的窗口。館中資料介紹:“基諾族只有語言沒有文字,其語言屬漢藏語系藏緬語族彝語支,過去多靠刻竹木記事。”

  關於基諾族的起源,民間流傳着不少與諸葛亮南征有關的傳説,但據民族學者考證,基諾族是基諾山一帶古老的土著民族,其祖先早在母系氏族社會以前的血緣家族時代就已在當地定居。

  “我們基諾族是‘尊敬舅舅的民族’。”基諾山鄉鄉長李柏忠説。基諾族對舅舅非常尊敬,實際上是母系氏族社會的遺風。

  “從元代開始,基諾山所屬的西雙版納就被納入中央王朝直接統治。”熟悉基諾族歷史文化的白光明介紹,清朝雍正七年,清政府在基諾山司土老寨設立“攸樂同知”,派遣500名官兵駐守。由於“煙瘴甚盛”,幾年後機構撤銷、官兵撤離。如今在司土老寨,還保存着“攸樂同知”遺址。

  1957年,基諾山建立了新中國成立後當地第一個具有政權性質的機構——攸樂山生產文化站。

  1979年6月,國務院正式確認基諾族為單一少數民族。

  率先實現“整族脱貧”

  著名民族學者鄭曉雲,見證了基諾山的發展變遷。

  1983年初,鄭曉雲在雲南大學讀書時,第一次來到了基諾山鄉亞諾寨。眼前的一切讓他深感震撼——“老百姓住的全是茅草房,房子裏最有生氣的地方就是火塘,家用物品就是幾口鐵鍋、一兩杆獵槍。”

  畢業後,他進入雲南省社科院工作,研究少數民族現代化,基諾山是他常去的調查地。白天忙完田野調查,晚上看着滿天星斗,想想當地貧窮的現實,那時的鄭曉雲充滿疑惑:這地方能實現現代化?未來30年,基諾山的村寨能不能都通公路、都有電燈?老百姓能不能住上磚瓦房?

  如今,他的疑惑早已煙消雲散。“在黨和國家的幫助下,基諾族人民奮發圖強,取得了有目共睹的輝煌成就。”鄭曉雲説。

  從閉塞到開放,基諾山鄉打開山門,迎來四海遊客。

  巴坡村的基諾山寨,每天都有五湖四海的遊客來參觀遊覽。這是活態展示基諾族歷史文化的一個景區,員工多數是基諾族村民。有的負責解説,有的負責迎賓,還有的演示“基諾大鼓舞”或者竹製樂器“奇科阿咪”。

  基諾山鄉政府介紹,去年基諾山寨景區接待遊客近17萬人;今年前5個月,景區接待遊客已超過10萬人。旅遊帶動了鄰近村寨發展。

  從無商到“電商”,基諾族羣眾有了特色產業,收入快速增長。

  洛特老寨村民春雷,最近通過微信,把25公斤古樹普洱茶賣到了黑龍江,一單收入兩萬元。“以前賣茶要等老闆來收,現在發個朋友圈就賣了。”

  基諾山鄉黨委書記王超介紹,多年來,在黨和政府引導扶持下,基諾族人民積極開發熱區資源,推動產業興旺。當地特色產業包括種植橡膠、茶葉、砂仁和水果,養殖生豬、家禽和蜜蜂,採摘野生菌和野菜等。2018年,基諾山鄉農民人均純收入達11757元,是40年前的110倍。

  從原始到現代,基諾山鄉面貌改天換地,人民生活水平不斷提高。

  現在基諾山每個村寨都通路、通水、通電、通電視、通4G網絡,家家都住上了安居房,學生就學、羣眾看病有了保障。全鄉户均擁有摩托車1.5輛,三分之一的農户有了小汽車。村寨面貌煥然一新,一派欣欣向榮景象。

  今年4月,基諾族率先宣告“整族脱貧”。

  民族文化重獲新生

  “基諾族傳統文化中,最神祕的就是大鼓。”巴坡村62歲的老人白臘先説。

  在創世神話中,基諾族傳説是“從大鼓裏走出來的民族”。大鼓是基諾族人敬畏的神聖之物。流傳於基諾山各個村寨的大鼓舞,把基諾族的舞蹈、音樂、民俗等融為一體,體現出厚重的文化底藴和濃郁的民族風情,成為基諾族的文化符號。

  “按照傳統,基諾大鼓不能隨便放,也不能隨便敲,必須供在卓巴(長老)家中,祭祀的時候才敲。”白臘先説。

  曾經有一二十年,基諾山的鼓聲消失了,大鼓被當成舊物件砸爛。改革開放後,特懋克節等基諾族的民族節慶活動恢復,但大鼓卻找不回來。

  那時,21歲的青年白臘先鼓起勇氣,找到寨子的幾位老人,想學大鼓舞。剛開始,沒有人敢教他。他不甘心,經常晚上打酒請老人喝,哄了一年多,有的老人就偷偷地教他大鼓舞的曲調和舞蹈動作。後來,經卓巴批准,幾位老人帶着白臘先忙了10多天,做出了一個新的大鼓。

  從尋找木料、製作鼓桶、蒙牛皮到新鼓祭祀,製作基諾大鼓工序繁多,處處都有講究。白臘先帶出了基諾山鄉唯一製作大鼓的團隊。幾年來,他和徒弟們做成了30多個大鼓,多數賣給了基諾山鄉的各個村寨,還有一些是雲南藝術學院、景洪市歌舞團等單位訂做的。

  2006年,基諾大鼓舞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昔日祭祀才用的基諾大鼓,如今有了新功能——展示基諾族文化。在基諾山寨景區,每天有6場基諾大鼓舞展演,幾十名青年男女參與其中。還有文藝單位把基諾大鼓舞搬上更大的舞台,走向外面的世界。

  最近,白臘先正在籌備幹一件大事——蓋一個新廠房,成規模地製作基諾大鼓及手工藝品。他考慮,把基諾大鼓做成小型旅遊產品,供給西雙版納旅遊市場,為民族文化傳承打開更廣闊的天地。(記者 李自良 伍曉陽 楊靜 龐明廣))

[責任編輯: 丁凝 ]
010070210110000000000000011120211382668941